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狗万进不去怎么解决 >第六百九十九章 兴师问罪

第六百九十九章 兴师问罪

第六百九十九章兴师问罪

帝君圆满的强大人雄都是承受不住内部的温度,这般恐怖的气息,只怕轻易间可烘烤掉寻常皇境。皇境绝巅的人物靠近其中,怕都是难以存活下来。

一时间,不少人心有所感,皆都下意识的看向了秦鸿。先前,这家伙可是冒着滚滚浓烟,从中冲出来的呢。难道……

秦鸿似有所觉,抬头看着众人那惊疑不定的眼神,他顿时知道有所暴露。但,却无法辩解。难道,让他去刻意作践自己?

也没那必要。

“嗤,就他那样子,也怕是运气。先前逃得快,内部的温度还不曾彻底升温而已。不然,以那家伙的修为,断不可能活着出来。”

但在片刻,有人却是嗤讽起来,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顿时引领全场众人的目光,秦鸿亦是看向了那人。

这人他认识,早在他进入火龙道之时,遇到过一次火龙珠爆发。途中碰到聂华,那个倨傲的年轻人。而这人,则是当初跟随在聂华身后的一位跟班。

皇境绝巅修为,一身长袍,长袖猎猎,黑发如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看起来有些恣意张扬。

话出自他口,语气带着些许倨傲,看向秦鸿的眼神有些不屑一顾。当初,在聂少面前,这家伙连一句话都不敢说,这般人物,会有能承受火龙道变故?

那可是连帝君圆满的长老都是无法承受的,他不相信秦鸿区区皇境大圆满的修为能够抗衡下来。

听得这人的声音,不少人都是附和点头,很是赞同。但,众人倒是并没有过多的嘲笑与讥讽。不能承受火龙道的温度,这是很正常的。在场诸多人都是做不到的呢。

秦鸿见状,倒是有些尴尬,摸了摸后脑勺,有些想要发作。但细想之下,他却是并未过多留意。这般人物,真的值不得他恼怒。

故此,秦鸿深深的看了一眼,则是收回了目光,再次看向了火龙道。在那,潘长生与李执事都是无法顾忌秦鸿,围在半空中,眉头紧锁,咨询着火龙道变故的原因。

然而,秦鸿的这番态度,如此肆无忌惮的无视,却是让得那年轻人眼神微凝,眸子中掠过了一丝冷色。

对方,居然敢无视他?这让年轻人的心情,多少有些不美好。

“走吧,此间无事,我们早些离开。”秦鸿有些做贼心虚,沉默后,则是招呼着金琉几人欲要离开此地。

“好!”

金琉点头,金善自然不会有任何异议。

“我带你们去住处。”潘羽莹则是盈盈一笑,领着几人离开。她受潘长生嘱托,负责招待秦鸿的起居。

故此,她一直跟随着金琉,与许明荣他们待在一起。

很快,众人远离了火龙道的山岳,来到了一片亭台楼阁十分密集的地方。这是天器宗弟子居住的区域,一些执事则是居于山巅。

潘羽莹带着几人登临半山腰往上位置,在一片琉璃色楼阁前停留了下来。

“这里是宗门高层弟子居住的地方,从今往后,你们就暂居这里吧。”潘羽莹介绍道。

“好!”秦鸿没有反对,他来此是为了学习锻造技巧的,不是为了恣意享受。所以,住处与条件,他并不在意。

见得秦鸿不反对,金琉与金善自然不会有异议。

“进去看看!”

金善抿嘴一笑,推门而入,步入了楼阁中。此地倒是宽敞,楼阁分三层,底层深处有着锻造室,可进行锻造。二楼则是休息间,三楼则是修炼室。

每一栋阁楼都是设置精妙,考虑周到,显然是为了宗门弟子的发展有过深思。

金善,金琉,与之秦鸿住在了这栋阁楼中,在潘羽莹介绍了附近的环境,及地形时,三人则是进入了楼阁上,潘羽莹则是领着许明荣及许家的两位弟子去往了附近的另一栋楼阁中。

送走潘羽莹,秦鸿则是挥袖关上了楼阁房门。将金善与金琉唤道了第二楼,他则是取出了一百枚火龙珠递给了金琉与金善二人。

“这些火龙珠你们收着,可以借其感悟武道意志。即使修为不足,亦是可以炼化其中的火之精粹提升修为。妙处颇多,你们好生修炼。”

秦鸿嘱托道,将火龙珠的奥秘告知了二人。一番告诫,他则是转身去了三楼,他需要坐关了一段时间,将手中所得的火龙珠尽数吸收炼化。

金琉与金善不明火龙珠的珍贵,提着储物袋,有些疑惑。但对秦鸿,二人却是并没有任何的怀疑。所以,在一番尝试后,二人亦是进入了坐关中。

三人分别沉寂,但在天器宗内,却是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因为,在不久后,火龙道传来消息,火龙道塌了。

这处福泽了天器宗数千年的宝地,居然在一朝之间塌陷。火龙道被毁,堵住了通道,天器宗弟子再不能借助火龙道修炼。

“到底怎么回事?”

天器宗一些长老怒不可遏,心疼得要死。这可是一座宝地,单不说内部适宜修炼的环境,就那每月爆发出来的火龙道,则都是难得的至宝。

能够洗涤武道意志,这让天器宗不知道多少弟子受益过。然在今日,却是无端塌陷,火龙道崩毁了。细想之下,天器宗高层气得暴跳如雷。

“谁干的?”

有长老杀意森森,恨不能查出真相,揪出始作俑者。然而,他们却根本无法得知,进入不了火龙道,无法探查清楚。

但在最后关头,一则消息却是暴露。

秦鸿,似乎在火龙道变故后,最后一个冲出来的。

得知消息,潘长生与李执事对视一眼,皆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迟疑。难道,火龙道崩毁,与那家伙有关?

思及于此,二人皆都呼吸一凝,一颗心都是狠狠的提了起来。若是如此,那可怎么办?

难道,揪出来弄死掉不成?

潘长生与李执事皆都麻了爪子,有些拿不到主意。但,宗门风波,他们却是按耐不下去了。

因为,其他长老执事得知消息,皆都勃然大怒,要将秦鸿抓起来,问个究竟。火龙道崩毁,事关重大,与之天器宗福泽有着巨大的关系。

若是不查个究竟,他们怎能松得了恶气。

“不好,要出事!”

潘长生变色,当即窜上天,因为在远方,有长老火急火燎的带着队伍朝着秦鸿居住的方向滚滚而去。一群人气势狂暴,煞气深沉,这是要大动干戈的气势啊。

李执事亦是心头狂跳,想也不想的第一时间朝着主峰滚滚而去,他需要去请教宗主。长老暴怒,除却宗主,怕是没人能够拦得下来。

即使是潘长生同为长老,亦是镇压不住场面。真要是被他们处置了秦鸿,那,天器宗的打算可就落空。

那可是圣族秦氏的子弟,真要是得罪死了,吃亏的还是天器宗。

而在此时,秦鸿却是并不知道,他惹下的祸端,已然被暴露。一群兴师问罪的人物横行而来,可怕的威势横扫虚空,压迫得天地都是轰鸣不断。

秦鸿居住的楼阁中,有所感应,他顿时惊醒,浑身火焰猛然一收,炽烈的温度一扫而空。他第一时间冲出了楼阁,踏出虚空,迎面便是看到一大群的强者朝着他合围了过来。

“朱长老,就是他!”

见得秦鸿现身,一位年轻人当即断喝,向为首的一位微胖老者指证道。秦鸿看了那人一眼,便是认了出来,正是此前嗤讽过他的那位年轻人,似乎是聂华的跟班。

“孽障,还不跪下!”

被唤作朱长老的微胖老者顿时怒喝,帝君圆满的威势笼罩虚空,朝着秦鸿压盖下去。恐怖的波动让得无数弟子都是身躯一沉,不由自主的朝着下方虚空坠去,难以承受这股威势。

这般威势爆发,虚空都是变得压抑起来,气氛沉重,缭绕在无数人的心头,令得不知多少人心头骇然。

秦鸿有感,眉头一皱,脸色有些不悦。

“诸位,这是何意?”秦鸿有些不悦的道。

“孽障,你还敢明知故问,火龙道崩塌,你敢说,与你无关?”朱长老暴喝道。

什么?查出来了么?

秦鸿不由目光一凝,有些做贼心虚的皱起了眉头。按理而言,他不发一言,不应该会有人注意到他才对。即使潘长生与李执事知道他的底细,想必也不会轻易揭穿他。

毕竟,圣族秦氏的身份,足以让他们重视与忌惮。真要是揭露出来,他们也未必能够对他如何。

但,这群人却是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如此来势汹涌的质问他。这,不得不让秦鸿心头疑惑。

抬眼看了一眼场中,却并未发现相熟之人,秦鸿则便是明白了过来。此事,不会与潘长生他们有关。

故此,沉吟片刻,秦鸿则是冷笑起来:“这位长老,你可真是有趣。火龙道横生变故,连得你们这些长老都是无法靠近。我不过一介皇境大圆满的修为,你们认为,我比你们还厉害不成?”

呃……

全场哑口无言,朱长老的气势亦是一滞。目光闪烁,仔细看了一眼秦鸿,顿觉他修为境界,一时间他老脸一凝,转头看向了身旁的年轻人。

这般举措,落在秦鸿眼中,顿时一目了然。想必,是这家伙撮使了什么,才让得朱长老想也不想就来此兴师问罪的吧?

如此,秦鸿可就有些看不明白了,他自问没有得罪过对方,为何,对方偏偏要故意针对他?

难道,是那聂华的指使?

然在秦鸿思索时,便听那年轻人的冷哼声传来:“这家伙也不知道从何而来,面孔生着呢。朱长老,你焉知他的修为,不会是刻意掩藏着的,从而隐匿潜伏进宗门,故意搅乱火龙道的呢?”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